湛卢宝贝的爆米花

这篇文是发给某位太太的,请对号入座。



我在你点评理出了几点,来聊聊。


1.初始版&精修版


说说第一期吧,你几次强调第一期做的不好,让你失望了,甚至对广播剧失去了耐心。

剧组听取粉丝建议做了精修版,可你是“我不想再听了。”


举个例子,你写好一篇论文,老师却不满意,将它驳回,而你辛苦修改在得到明显的提升以后,再一次上交,老师却连看都不想看,还拿上一篇论文来否认你,你是什么感受?你觉得老师是对的吗?


罪犯都有上述和劳改减刑的机会,到了你这儿就直接死刑?

你后边所有的点评都建立在你没有听精修版且没有买第二季的情况下。(划重点


2.“玻璃掉落”


太空无重力?那你咋不说太空中听不到声音为啥会有爆炸声?所谓“玻璃掉落”的声音,是用来表示被炸毁的机甲残骸,用来丰富画面的。

我是不知道机甲用什么材料来制作,但窗口总归是玻璃吧?


3.酒杯声

碰杯声是大问题吗?还需要分高脚杯玻璃杯啤酒杯的?够讲究,鼓掌

那我得问问你了,猫耳的警配热度高的也有几个,正好有人给我科普了一点,每一种枪发射的声音都有差异,你那么讲究,那请问你听出来他们用的是什么枪了吗?声音对上了吗?


2.“4秒的咀嚼声”

陆必行是什么人?一个裤子磕一个洞都不行,演讲前要试笑容,去破旧馆见林都要凹造型的人,一个非常讲究boy。

嘴里含着东西与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要搁我身上,对面是一个这么重要的人,如果开了话题,我嘴里的东西肯定三俩口就吞了,再特意同人家说话。

4秒的时间不短了吧?你那么讲究玻璃杯的声音怎么想不到这点呢?

拿图兰和笔芯比?图兰不计小节,两个性格相差十万里的人有可比性?这点不正好说明了剧组将人物性格揣摩到位嘛?


4.方言


星际时代用的什么语言你也不知道吧?没有规定吧?华夏五千年,主语言或许有变过,但方言始终存在,我觉得这点哪怕再往后五千年也是改变不了。

通俗一点说,如果把沃托比作北京,现在人民大会上各地区的官员说话都带着方言。

你别说中国,就是美国国议,官员都带着方言。

而沃托也汇聚了八大星系的人。

居然这部剧以“普通话”为基础,那用“地方方言”来体现人群也并无不妥,这就是现实生活样貌,哪怕它背景再强大,搁当时的情景,也逃不开这个现象。

或许你觉得用英语日语韩语就显得高大上一些?


5.SO2E11战斗剧情


轻易的胜利?

周六从最初的慌张想要退缩到拼尽全力战斗,反追踪的策划与安排,再到甘愿当诱饵。

遇到导弹时队友替他挡刀,他的愤怒悲痛,反乌会的干扰,笔芯的识破和机灵,林的临危不乱,不耐烦却还要耐着脾气拖延时间等白银九……这些都体现的明明白白,我不说它做的有多好,但如果你耳里只有爆炸声,那就是理解问题。


6.比较


你拿杀破狼抽手心的事来说,那你了解过残次品剧组为了精神网特效做过多少次测试筛选吗?


7.SO2E12 A 开场


林将军有机甲,有副官,有机甲核,可以远程控制,哪怕他是总指挥,连独眼鹰都吐槽这个时代已经不需要肉搏了,动动手指就能操控的事需要多大的动作?

运筹帷幄的一场战斗,他都不放在眼里,是冷眼旁观的状态。

最后他对湛卢说了一句“进去吧。”后背景有脚步声。


8.bgm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bgm当然是越多越好,这能给听众新鲜感。

残次品的bgm是短板,这点听剧的人心里都有数,但真不至于让你一直揪着它吐槽。

虽然有些曲子是反复使用,搭配不同的场景和台词都给我不同的感受,我不求它多,合适就行了。

但你在评价之前还特意提出了另外两部剧

据我多年听剧经验,古风对于bgm的要求本身就高。

我没有听md,我也不知道bgm是否贴切,但它的bgm多到仿佛家里有矿这点略有耳闻,做得好值得夸。

你拿一个明显突出的作品来比较,还觉得自己很有见解?所有的剧bgm都是这个水平吗?

你这种先把别的剧夸一轮再踩一脚这个的行为什么时候能改改?

不拿别的剧说事,你就不会提建议了吗?并且还是三种完全不同风格的作品,有多大可比性?你要拿一部星际广播剧来比较,我服

(而且你来回比较也就这两三部作品,夸来夸去也就这两点,可见…)



9.小剧场

小剧场本来就是分外的事,很多还是粉丝请求得来的

源异人和凯莱亲王这两个配角剧组配鲜活了,得到了大家的喜爱,互动也是粉丝们的愿望。

在第二季后两期保持双更的情况下,剧组为了满足大家,还把小剧场弄了出来

或许效果是有点乱,但每一条语音都包含着小伙伴们对这部剧的热爱。

这是剧组给大伙的额外的福利,没有参与其中的人可能是感受不到这份情谊。

再者,小剧场不听,不影响正剧。


10.干音

不管出自什么原因,一个剧组让你帮忙给点建议,就是虚心请教,听取粉丝建议努力改进。

你要真有什么建议,可以同剧组说,可你回头就是一顿吐槽,甚至拿干音来吐槽?EXM????

“剧组不仅仅找了我…”

别的太太不可能没有意见,但放眼全网,唯你独一份的骚操作,可真抬举自己。


我平时极少用老福特,上来也是找粮吃,不是没见过剧评,夸的贬的都有,而你戾气太重,个人情绪过强。

你有些观点我是认同的,不足之处显而易见。

但你整篇点评没有什么实在性的建议,总结下来,就挑了几个小毛病,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作品,一部作品要兼顾的东西太多,如果与你的理解有所偏差,那也是个人问题,众口难调,不是你用一句"不认真"能否决的。

也明白告诉了我,你没有认真听剧,看不到改变,抓着过去一味的批评。

甚至因为个人情绪还特意把小剧场拉出来槽一句,为黑而黑。

你眼里如果只有缺点看不到优点,那我为广播剧默哀一分钟。


我不想拿“努力”来将就不足,但我也看不惯别人拿“过去”来评判现在。

你连第二季都没有买,如果自己不真正去了解一样东西,不要贸然大肆评价。

哗众取宠的行为。


劳驾你还写了那么多评,快歇歇,别累着了手机。


原文摘鉴:


“一项工程,从最初的构想到设计,再到建构完成,是非常艰难的事情,需要系统性的思考,还需要兼顾各种细节,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相比起来,挑一个漏洞来攻击就太容易了,毕竟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的东西。虽然查找漏洞,弥补完善是必要的,但如果有人觉得挑刺的人比建设的人更高明,那他只是纯粹的愚蠢而已……”


在和小伙伴们讨论星际时代那么大的时空人口混杂,群杂说出了方言为啥会显得不高端的问题时


我:那建议剧组以后群杂用英语

小伙伴: ......字幕君很可爱的不要欺负她们

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烦死十个林静恒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哈

✨南爪豆瘸:

(昨天做完沙雕图之后有魔鬼在评论区里说想买全套凑两张对红,我:???

((然后又和群里的沙雕网友讨论了一番。dbq我太沙雕了

介系你没有见过的传新卡牌游戏,点一下玩一年

神仙画画

清明子鹤:

第十二期广播剧的原图,其实我感觉还是加上边框看起来更高级一点

第八星系群太幸福了!到今天还没缓过来哈哈哈哈哈

我每次想打<湛卢>的时候,输入法都跳出<站撸>......

回头想想每次被禁言的小可爱

又想对他说一句,宝贝不哭,站撸!

好想还挺配的......(。

[整理]神奇湛卢·上

我也想要湛卢宝贝(滋醒

-堂前燕-:

神奇湛卢
1.谁知那男子听问,却站住了,认认真真地回答: “我的身份是加密文件,无法查阅,我的名字叫湛卢。”


2.湛卢顿了顿,“对了,您今天会应邀参加陆校长的开学 典礼吗?”
  “我吃饱撑的?”四哥把咖啡一饮而尽。
  湛卢:“可是我注意到您把衣服换了。”
  四哥随口打发他:“昨天那件沾了血,脏得很,处理掉了。”
  湛卢“哦”了一声,收走了四哥的餐具和空杯: “那么稍后我会把这项安排从您的日程里划去。”
  四哥坐在原地沉默了一会:“谁让你列入日程的?”


3.机械手忽然说:“先生,我为您服务除了危及您生命的情况,我会无条件执行您的任何命令,无论您是道德高尚,还是残忍卑劣,对我来说,都没有差别。我的程序设置中并没有评价主人的功能。”


4.“我的机身防御系统是联盟最高级,能抵挡所有重型武器之下的正面攻击,依照刚才的损毁速度来看,应该是机身遭到重型武器连续打....很可能不止一架超时空重型机甲。"湛卢尝试着连接那远在白银要塞的同名机甲,反复几次都失败了,他十分不适应地活动了一下好似生锈了似的,把身上每个关节都转了一遍,“抱歉,先生,我现在感觉有点不习惯,像是身上重要器官被切掉了一样。”
“.....”四哥诡异地沉默了一秒,“湛卢,出去跟别人不要这么说话。”


5.  林静恒还没研究过湛卢的极限功能是什么, 于是问:“启动,你的极限功能是什么? ”
  湛卢回答:“陪您聊天。
  林静恒: “.......”


6.机械手形象的湛卢竖起一根手指,提示说:“先生,您违反了联盟军事管理条理中'禁止虐待俘虏的相关条款,根据估测,监/禁地的面积和采光情况均不符合联盟标准,侵犯了囚犯的基本人权,您还威胁对方……”
  “唔,”林静恒漫不经心地回答,“有人要来罚款吗?”
  湛卢:  “……”
  “没有罚款,就没有人权。"林静恒把机械手湛卢竖起的小拇指往下一压,“没事不要自己录入无关数据,跟谁学的?还翘起兰花指了。


7.湛卢欲盖弥彰地替前任主人辩解:“陆信将军非常关心您的教育,并不是怕输给您才作弊的。”


8.  湛卢认认真真地说:“作为机甲核的人工智能,我的人身使用的是可变形的特殊材料,每一克造价六百万第一星系联盟币。”
  陆必行连忙举起双手,①动不敢动连气也不敢使劲喘了,唯恐控制不住力量, 喷坏了湛卢哪根汗毛。


9.机械手从半空中滑过来,手里举起一个注射剂:“十六次紧急跃迂,我相信您已经可以申报吉尼斯记录了,先生——在杂技方面一一我建议您转自动航线去护理舱里躺一会。”
  然而林静恒只是伸出了一条胳膊递给他:“不,回航。”
  湛卢:“经统计,这次航程,您对我说了一百一十三个‘不。’”
  林静恒: “闭嘴。”


10.林静恒一顿,跳过了这个问题,答非所问地下命令说:“你想办法屏蔽部分信号, 让对方接到定位信号时有一定误差,断断续续,我希望他们认为我正在努力屏蔽定位器,只是效果不佳——学得像一点。”
  "恕我直言,先生,"湛卢说,“我希望您以后不要对别的人工智能也提出这么无理取闹的要求,他们可能会死机。”
  林静恒凉凉地看了他一眼。
  湛卢的军姿站得非常笔挺:“只是个建议。”


11.这次,湛卢并没有“哈哈哈”,而是有点困惑地说:“根据当时语境与您惯用的语言模式,我认为那并不是一句玩笑。”
  林静恒的语气开始不好:“人类和人工智能最大的不同,就是人类的行为和语言没有固定模式。”
  湛卢有理有据地反驳:“先生,看来社会学与心理学并非您的专业,事实上,人类的行为模式研究早在地球时代就已经开始了,人类种种看似复杂的行为其实都有内在的逻辑。举个例子,根据您本人的历史数据,您将会对我说……”
  林静恒:“闭嘴!”
湛卢:“......闭嘴。”


12.  林静恒突然说:“我是个挺无趣的人,是吧?”
  “按照人类的标准,不能这么说,”湛卢想了想,公允地评价道,“您刻薄起来还是很有活力的。”


13.陆必行一摊手,叹了口气,“而且刚才我为了跟他一起出来,那几句话说得太羞耻了越回忆越羞耻,再要进一一步,聊骚和骚扰之间这个界限就不好把握了。哎,给我翻翻你的数据库,看人类求偶的时候,除了唱歌送花轧马路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惯常做法?”
  湛卢十分骄傲地回答:“我认为先生并不喜欢花,比起花草,他似乎更欣赏真菌,前些日子他刚让我把重三上的观赏绿化带清空了,要求种满蘑菇.....”


14. “准确地说,先生从来不打带有随机性的运气类游戏。”湛卢说,“因为几乎百分之百会输一一唔,您看见的那是相册,照片不多,不过都很珍贵,里面还有先生小时候的……”


15.  林静恒一愣,随即,就听湛卢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机甲内响起:“抱歉先生,作为人工智能,我在主人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有说‘不的权利,每时每刻以保护您为第一优先级,这也是我前任主人留下的权限设置——陆校长,隔离服的小伎俩躲不开我的扫描,但幸好我们俩是一伙的。”


16.  两个人骤然分开,随即各自陷入诡异的沉默。
  直到湛卢的声音从机舱里传来:“抱歉,我的精神网上会留有最近十天的影像记录,之后会自动替换删除,请问方才那段需要永久保存吗?”


17. “好的陆校长,"湛卢变成的机械手自动远离了他们,临走还留下一句评论,“您真的比先生礼貌多了。” 


“唔。”湛卢十分不习惯地顿了一下,“好的,陆校长一一比起和机甲打游戏输了都要使用不文明用语的先生,您真的是非常温和有礼。”


18.林静恒刚要辩解,陆必行立刻充满不信任地打断他:“不用解释,你的信用在我这早就破产了一-要不是因为湛卢能打开一切电子锁,我就把你铐在我手上。”
  湛卢对他一摊手,身在曹营心在汉地回答“抱歉陆校长,推荐您使用人手牌手铐,那个我无法干预。”


19.  周六还没跳远,就听见旁边湛卢完美地复制了他的小口哨,面无表情的人工智能一本正经地吹着流氓哨,把众人吹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林静恒:“你干什么?”
  “帮您备份。”湛卢一本正经地回答,“人类求偶时偶尔会模仿鸟类,但是如何精准地调配呼吸和曲调似乎需要一定的练习, 需要我为您搜索吹口哨的口腔肌肉训练方式吗?”
  湛卢冲他吹了一声尾音拐弯的口哨。
林静恒: “……”


20.  此时,启明星军事总基地,林静恒忽略耳边不停旁敲侧击他为什么缺席晨练的图兰,踏上重三。
  湛卢:“先生,早上好,您今天……”
  林静恒:“你闭嘴,禁言。”
  湛卢:“……”
  六百万一克的智商也想不通问个“早上好”犯了什么罪过。


21. 湛卢想了想,原地变成机械手形态,挂在了林静恒的椅子背上。
  陆必行无声地冲他比唇语:“你又没电啦?”
  机械手状的湛卢伸开掌心,掌心冒出两排小绿字:“我目前电量充足,但研究表明,情侣在一起的时候,人形或者类,人形的物体在旁边旁听,会让双方都不自在。”


22.林静恒一只手搭在膝盖上,骨节分明,手指修长,陆必行看得心里很痒,想摸一下,又不舍得打扰,于是把手悬空,隔着两毫米,虚虚地搭在林静恒的手背上。
  椅背上的机械手略微前倾了一点,湛卢十分好奇地看着这个让人工智能费解的动作:“请问这是某种特殊的磁场吗?抱歉,我没能检测出来。”


23.湛卢说,“但是让我转达之前,请事先确认二位没有吵架,否则我会被将军禁言。”
  “这回没吵....带一句什么呢?"陆必行想了想,对湛卢说,“你替我带个吻给他。”


而湛卢就是在这么个时候,不长眼色地插话进来:“先生,陆校长让我带一个吻给你
请问我是口头传达,还是变回人形,转个实体给您?”
  林静恒眼角跳了起来:“闭嘴。”


24.湛卢在最后关头,启动了“危机”模式,罔顾主人的一切命令,就地变形为生态舱,将林静恒卷在了里面。
  “先生……”
  “先生……”


湛卢的声音依然冷静平和,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先生,我的核心处理器受损严重,故障无法排除,正在不断升温,预计会在一分钟之后自我焚毁。我的可变形材料外壳在跃迁点爆炸中破损率接近80%,现已无力支撑防护罩,很快,您将置身于爆炸后的高能粒子流下,抱歉,我无法再保护您了。”
  湛......卢……
  “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分钟,请允许我向您表示感谢,感谢您多年来的包容与爱惜,很多时候我无法领会您独特的幽默感,非常遗憾,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给自己的数据库进行一次全面的升级。”
  “陆信将军为我设定了最后的告别语,他让我转告您:我爱你,孩子,像爱自己亲生的儿子,我希望联盟太平繁荣,希望你幸福平安,如果两者不能兼得,那么后者对我来说更为重要,你是我的骄傲。”
  “那么,再见了,先生。希望您会想念我。”
  湛卢的精神网烟消云散了。